花花食界·念念有粄

梅州采风,印象最深的,是那叫粄的食品。我作为一个皖北人,打小时起,便吃惯了各种饼,什么烧饼,发面饼、薄饼、死面饼、烙饼完全可以说“饼有情钟”,而这粄——陌生而又熟悉的食品,寻常却又不失美味,可以说是老少咸宜。

这个粄字,从字形上看,跑不了与大米有关。书上说,粄为古词,也是客家话、海南话特色词,泛指用米浆或米粉所制的食品。难怪感到陌生呢,原来是一个古老的词。既然粄是一类食品,那么以米浆或者米粉做的粄种类,应该不少。捆粄、发粄、笋粄、粗叶粄、艾粄、红桃粄若时间允许,我一口气能写出几十种粄。

记得,第一次吃的粄是艾粄。初来乍到广州,与朋友聚餐于客家餐馆,一脸懵懂,不知吃什么好,同学是客家人,她推荐我一定要尝尝艾粄。其实,在广州的任意一家客家菜馆里,艾粄是客人必点之主食。客人点齐了盐焗鸡、酿豆腐、梅州扣肉等菜之后,再让服务员来打艾粄。没错,那绿油油的艾粄看着舒心,吃着开心,是餐桌上最好的装扮。

后来,吃的最多的粄是红桃粄,几乎当做零食吃了。好友盛耘是博罗县柏塘镇人,那里是客家地区。他每次都从柏塘带回来一大包红桃粄,粉红色的外皮,桃子一样的外形,所以叫红桃粄。盛耘说,这外皮的红色,是纯天然植物萃取的颜色,没有任何添加剂,放心吃吧。我把这些喜气的红桃粄,储存在冰箱里,想吃时,拿出几个蒸着吃,肉筋筋、甜丝丝的红桃粄里面裹着花生仁,特别解馋。

客家的粄,在我看来,体现出一种仪式感。不同节日、不同季节,吃不同的粄,既有纪念的意义,也有对寻常生活的热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