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据说她是总统的女朋友。她气得辞职了,但总统要她一起去

每天读点故事签约作者:竹水流

1

方小小赶到餐厅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透过外面的琉璃玻璃窗,可以看见温承梧孤独地坐在最醒目的位置,头顶上一盏橘黄色的吊灯,照得他越发凄凉。

他本来包下了整间餐厅来庆祝江流宛的二十五岁生日,谁知碰上江流宛拍摄延误,待剧组收工,已经十点多。

江流宛早吩咐方小小给温承梧发了信息说明情况,可是温承梧坚持要等。

等到十点多,江流宛累得半死,只想回家倒头就睡。

事实上她也这么做了。

“温总还在餐厅等你。”方小小提醒她。

“不去了,你去告诉他一声,抱歉了。”江流宛累极,在保姆车上就睡着了。

方小小送她回家安置好,才急匆匆赶往餐厅。

她在餐厅外头来回踱步,不知道要怎么跟温承梧解释。

私心里,她觉得阿宛太不够意思。如果是她,爱人为自己庆祝生日,哪怕累成狗,爬也要爬到爱人身边。

再说了,温承梧可不仅仅是江流宛的男朋友,他还是她所在公司的总裁,是方小小的大boss啊!

方小小一面念叨一面踱步,还没想好说辞温承梧的电话就来了,他看见她了。

“进来。”言简意赅,斩钉截铁,一听就是发号施令惯了。

方小小隔着玻璃看了他一眼,慢吞吞地走进去。她走得很慢,等走到他跟前的时候,她终于想到了一个很好的说法。

“那个,阿宛拍摄太累了,在车上就睡着了,虽然她一直念叨着要去餐厅见你,可是我想着明天一大早还有通告,就把她送回家了。总裁,你这么宽容大量一定不会和我一般见识吧?呵呵呵……”

温承梧看了她一眼,他是那种外表温文尔雅,内心酷炫狂霸拽的人,轻飘飘一个眼神,方小小就笑不出了。

他指了指对面的椅子,示意她坐下,又招手叫服务生上菜,然后才说:“我和阿宛在一起三年,每年她的生日,她都会找各种理由拒绝庆祝。方小小,你都在场,你的记性不至于这么差吧?”

方小小是很忌讳别人说她记性差的,她出过一次车祸,十八岁之前的事情全都忘了。听江流宛说,她俩都是孤儿,在同一所孤儿院长大,一直相依为命。所以她跟江流宛的感情不是一般的经纪人和艺人能比的。

失忆之后,她就特讨厌那些动不动就追忆过往岁月和指责她忘性大的人,不过,这人如果是总裁,那就呵呵呵了。

她假笑了一下,说:“是你运气不好,每年阿宛生日都会碰上这样那样的事。”

“哪有那么巧的。”他的心里跟明镜似的。

方小小沉默片刻,露出一丝嘲讽的笑,“这日子是她被抛弃的日子,有什么好庆祝的。”

“我查过,这是她生日,不是被丢在孤儿院门口的日子。”

方小小震惊地看着他。

江流宛不是这么跟她说的,她说这是她被抛弃的日子,她不想庆祝。所以连带着方小小的生日也不庆祝了。

“那也是你被抛弃的日子。”江流宛这么告诉她,她不记得从前的事,阿宛说什么就是什么。

可是,她居然骗她!

“我一直在等她亲口告诉我原因,我是她要共度一生的人,我想为她分担愁苦,可惜……”温承梧轻轻叹一口气,眉头微蹙,“方小小,你是她的经纪人,又是她最好的朋友,你们从小一起长大,你知道为什么吗?”

方小小摇了摇头,继而说了一句诛心的话,“她可能没那么爱你。”

温承梧居然表示认同,“她缺乏安全感,在她心里,工作比我重要,她说过,她要赚很多很多钱,不用颠沛流离,不用活在怕被人抛弃的恐惧中。”

方小小又沉默了,阿宛记得从前的事,她比她更害怕孤独和抛弃。

只有钱才是最真实的。

她张了张嘴,刚想说什么,服务生上菜了,一边上菜一边报菜名:“法式奶酪焗生蚝,鹅肝酱煎鲜贝,火焰薄饼披萨,酥皮洋葱汤,覆盆子蓝莓冰淇淋。”

方小小的注意力顿时就被转移了,看着精致华美的菜肴,她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温承梧笑,“反正菜都点了,一起吃掉吧,不要浪费。”

既然总裁都发话了,方小小便毫不客气地大快朵颐。温承梧约莫心情不好,一直饮着红酒,饭菜一筷子都没动。方小小偶一抬头,发现他用一种很复杂的目光看着她。

是觉得她吃得太多,要她付钱的意思吗?

“我没带钱。”她说。

温承梧的嘴角抽了一下:“跟我吃饭怎么轮得到你付钱?”

于是方小小放心地继续吃。最后吃覆盆子蓝莓冰淇淋时,吃出一枚鸽子蛋大小的钻戒。她诧异地看着温承梧。

“我本来准备求婚的。”他说,脸上的表情让人捉摸不透,有点失望,又好像是松了口气,还带着丝迷惘。

可能是酒喝多了。方小小心想。

2

温承梧果然是喝多了,醉得路都走不稳,问他家里地址,也是哼哼呼呼地说不清楚。方小小没有法子,只得把他拖回她和江流宛住的公寓。

江流宛早就睡着了,方小小在她的卧室前站了三秒钟,最后决定还是不要叫她了。她知道江流宛睡觉时带眼罩,塞耳塞,还熏香,她痛恨一切打扰她睡觉的人和事。

方小小把温承梧随便往客房的大床上一扔就回房睡觉了。许是喝了点酒的缘故,她一直睡不着。后来索性跑到客厅看电视。

看到伤心处,方小小不知怎的眼睛就酸了,她听到背后传来温承梧的声音:“你还看这剧?太没有品味了。”

方小小回头看了他一眼,身后的电视屏幕忽地一亮,温承梧看到她脸上的眼泪,诧异了:“你哭什么?说你没品味也不至于掉眼泪。”

方小小拿手背抹了抹眼睛,很认真地说:“我最近在写言情小说赚稿费,看狗血电视剧有助于我写作,刚看得太入迷了,不知不觉把自己带进去了。”

“不是,是江逸尘。”

温承梧露出迷惑的表情。

方小小从沙发上爬起来,打了个哈欠:“睡觉去了。”走了几步又回头问温承梧,“你起来做什么?”

“我饿了。”温承梧用一种很无辜的神情看着她。

方小小挣扎着看了一眼自己的卧室,又挣扎着看了一眼黑暗中的温承梧,想着今晚在餐厅自己吃得酣畅淋漓,连他的那份也吃掉了,不由有点良心不安。她又打了个哈欠,弱弱地问:“要我给你煮碗面吗?我厨艺不太……”

“好。”

“……”

方小小其实说的是客套话,她做菜很好吃,即使一碗简单的番茄鸡蛋面也色香味俱全。温承梧袖子一卷,吃得津津有味,最后连汤汁也喝得一滴不剩。

方小小在一旁看着也觉得高兴,她笑了笑说:“吃饱喝足该睡觉了,我先回房了。”

温承梧指指桌子:“等等,把碗洗了。”

“总裁,做人不能这样。”方小小语重心长地说。

温承梧笑,是狐狸的那种,有点可爱又有点欠揍:“我是总裁我最大。”

方小小只得认命地去洗碗。等一切收拾妥当,已经是凌晨三点了,方小小困得不行,几乎是爬着到了卧室门口,正要推门,温承梧又叫了她一声。

“什么事?”方小小半眯着眼睛,身子软软地倚在门框上。等了半天,温承梧没出声,她努力睁开眼睛,就见他欲言又止地看着她,神情还挺严肃。

她张了张嘴,正要说什么,就听到温承梧叹了口气,说:“明天给你加工资。”不待她做出反应就“啪”一声把客厅的灯关上了。

“晚安。”他说。

3

江流宛走红地毯安排在下午,方小小想着自个儿睡到十点多起来也还来得及。谁知道,不到八点钟她就被震耳欲聋的手机铃声吵醒了。

她不耐烦地摁掉,不一会儿手机又响起来,再摁掉,片刻之后又响起来。如此反复几次,她终于暴怒,抓起手机一看,是某个八卦周刊的记者。

方小小的神经一下子绷紧了,立刻去翻手机的通话记录,十几个未接电话,竟然全是相熟的记者和杂志编辑。

她急匆匆下床,这时敷着面膜的江流宛举着手机冲进来:“小小,怎么回事,昨晚承梧在这儿过夜的吗?”

她忽然意识到什么,抓过江流宛的手机一看,“江流宛恋情曝光,与自家总裁共度甜蜜一夜”,一行大字赫然映入眼帘。往下翻,是她扶着温承梧进公寓的照片,只拍到背面,与江流宛有七八分相似。

她抬头看着江流宛,镇定地说:“是,昨晚他喝醉了,我不知道他家的地址,就带到我们这边来了。”她看了一眼客房的方向,“你早上起来没遇见他?”

“他早走了,我什么都不知道。”江流宛颓然地坐在床沿上,面如死灰,“我完了,小小。”

方小小说:“胡说什么,你和温总裁,郎才女貌,不如趁此机会公布恋情,相信会得到大家的祝福。”

“不,”江流宛捂着脸,“恋情一旦公布,我以后的演艺道路就会受到影响,不能公布。”

“没关系的,你看娱乐圈多少令人羡慕的情侣、夫妻,发展一样很好。再说了,嫁给总裁你就是总裁夫人,一样可以衣食无忧,富足一生。”

江流宛冷笑了一声,“你要我以后做一个没有经济来源,每天靠看丈夫脸色生活的女人吗?”

“总裁不是那样的人。”

“我只相信我自己,”她说,“即使结婚,我也是隐婚,我不会放弃自己的事业,我不能让我的事业受到一丁点影响。”

无论是公布恋情,还是结婚生子,对于艺人来说,都是有一定影响的,虽不至于是毁灭性的,但到底会不如从前。

可是方小小觉得这点影响比起心爱的人,根本不值一提。

她忽然替温承梧难过,她想,幸好他昨晚没有求婚。

江流宛说到做到,下午走红地毯的时候,几乎所有的记者都抢着问她和温承梧的绯闻。她的脸上挂着无懈可击的笑容。

“昨晚我一直在家睡觉,没有出去过。”

“不是我,只是背影有点像。”

“呵呵,进了我的公寓没错,可我不是一个人住的呀。”

最后一句话杀伤力特别大,娱乐圈里都知道她和方小小住一块,记者们愣了片刻,又争着问下去,江流宛却是一句话都不肯说了。

方小小隔着老远看着她,觉得十分陌生。同公司的另一位经纪人鲁姐走到她身边说:“也不知道总裁喜欢她什么?”酸溜溜的语气。

过了很久,方小小说:“阿宛有阿宛的好。”

鲁姐讪讪地笑了一下,又走开了。

江流宛在红地毯上亭亭玉立,方小小转身,正好碰上迎面而来的温承梧。方小小的鼻尖在他下巴上蹭了一下,她立刻后退一步,叫了声“总裁”。

温承梧却没有看她,目光一直落在江流宛身上,他说:“报道我看过了,你们俩的背影的确很像。”

这句话的意思是叫她背黑锅?

她笑了一下:“阿宛没有说错,记者们拍到的人确实是我。”

温承梧像没听到她的话似的,继续说:“我第一次被阿宛吸引就是因为她的背影。”

方小小竖起耳朵,江流宛从来没跟方小小说过她跟温承梧是怎么相爱的,方小小以为她会听到一段荡气回肠的浪漫爱情故事。

谁知温承梧讲完这一句后就像老僧入定似的,看着江流宛的方向,什么反应都没有了。

方小小猜他是沉浸到回忆中去了,便蹑手蹑脚地离开了。

4

一个当红艺人和总裁的绯闻往往比一个经纪人和总裁的绯闻更加让人瞩目,所以,这事转嫁到方小小身上后,没几天就被人淡忘了。

江流宛和方小小说:“小小,以后你就给我和承梧当挡箭牌吧,哎呀,我怎么早没想到,我们俩背影这么像,就算以后被拍到了,我也不用怕了。”

她还挺高兴。

方小小扯了扯嘴角,没说话。

方小小向温承梧递了辞呈,温承梧特别惊讶:“因为阿宛?”

他的办公室在大厦的最高层,一整面的落地玻璃窗正对着方小小,方小小抬了眼望出去,隔了一会儿才说:“世界那么大,我想出去走走。”

温承梧扯了扯嘴角,站起来,走到她面前,他很高,这样子面对面站着,仿佛君临城下。

“飞机票不要钱?订酒店不要钱?你嘴巴那么刁,吃美食不要钱?辞了职你拿什么出去走走?”

“阿宛这几年很红,我赚了不少钱,足够了。”

温承梧沉默片刻说:“梁朝伟有时闲着闷了,会临时中午去机场,随便赶上哪班就搭上哪班机,比如飞到伦敦,独自蹲在广场上喂一下鸽子,不发一语,当晚再飞回香港,这才是生活。方小小你不过是闷了,说吧,你想去哪里,我现在就去买机票?”

温大总裁的思维如此跳脱,方小小有点跟不上,还在琢磨中,温承梧已经风风火火地拉着她进了电梯。像是怕她突然就辞职走掉,他一直牢牢握着她的手腕。出了电梯,大厅中人来人往,他的手依然没松开。

方小小忽然有些慌乱,被他握住的手腕处滚烫。抬眼去瞧他,却见他面无表情。周围有窃窃私语声,方小小亦步亦趋地跟在他后头,像一个不知所措的孩子,全然没有金牌经纪人的风范。

最终温承梧买了去巴黎的机票,到巴黎的时候是当地时间凌晨四点多。方小小默默地望了一眼晴朗的夜空,问:“总裁,我们要去哪里喂鸽子?”

“……”

只得先去订酒店,谁知打了几个酒店的电话都说客满,这时候倒时差的温大总裁终于想起来他在巴黎市中心有一套公寓。

公寓楼下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方小小买了几包泡面带上去。两人皆是又累又饿,相对无言地吃完泡面,方小小忽然说:“我想起来了。”

“什么?”温承梧没有反应过来。

“记忆。”

温承梧怔了一下,激动地站起来:“什么时候的事?怎么一点没听你提过?”

对比温承梧,方小小这个当事人就比较淡定了:“有一阵子了,断断续续的,零碎的画面,然后前几天我走楼梯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碰到了头,就全想起来了。”笑一笑,“果然不管是失忆还是恢复记忆,都得出点小意外。”

她看上去很累,语气也带着疲倦,全然没有恢复记忆的欢喜,虽然在笑,可是眼底没有笑意。

她这个样子,温承梧是从来没有见过的,在他的印象里,方小小一直是嘻嘻哈哈的,虽然失忆,但一点也没有影响到她乐观积极地生活。

她曾经说过:“我善良又乐观,勤奋又自强,拥有韩剧女主角的一切优点,最难能可贵的是,我还失忆,为什么我就遇不上王子和骑士?”

“可能是因为你比她们有钱。”当时温承梧是这么回答她的。

她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温承梧看着方小小:“你要辞职是因为恢复记忆了吗?”

方小小没有说话。

温承梧知道自己猜对了:“和阿宛有关,对不对?”

方小小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非常讽刺的笑容。

“我累了,先去睡觉了。”她说。

5

第二天早上是被敲门声吵醒的。

方小小披了件外衣去开门,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她迟疑了一会儿,把门打开。

门外站着怒气冲天的江流宛,见着方小小上前就是一巴掌。(作品名:《配角》,作者:竹水流。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故事精彩后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