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的第一课——学会创造难得的机会,让自己沉浸其中

2018年9月1日,周六,正式上课。我的课表基本不耽误赖床又能从容回家午餐,好到没朋友,很感谢多年“老”主任阿福的照顾。

搬了新的办公室,几个老教师同聚一室,几人都是那种“啥事都看开了,咱不计较”的人,相互关照,对脾气。

教室正对门就是我上课的两个班。面对新环境新老师,学生大多还较拘谨,但毕竟是来自初中各校的尖子,素质还是蛮高,在提问“家庭是否有藏书爱好”“家庭是否有旅游爱好”“在家庭是否有与父母针对各种时事话题讨论习惯”等问题时,举手者虽不过半,但数量足以令人欣慰,这意味着未来的师生沟通可以较为正常。

儿子嘴角长着一个痦子,见者总说,这孩子有口福。恭维、没话找话说成分居多。当下时兴起了纹身,不知在右下巴纹一个痦子能否跟在嘴唇上纹个痦子一样流行起来。9月1日,昆山市公安局通报,纹身男“昆山龙哥”被捅死案件,行凶者属正当防卫,无罪撤案。一直很喜欢贝克汉姆、梅西脚上功夫,但很反感他们花里胡哨的纹身,没有纹身的本泽马、C罗像一股清流让球迷各种仰视。有我这种心理的人不在少数,纹身须谨慎。

的确常带儿子吃大餐。在他小时候,基本上庄子里每新开一家较高档的饭店、酒楼,我们便闻香前往,点其精品特色。常常吃,就失去了对所谓大餐的仰慕之情,只觉得没什么了不起。反而会更挑剔,“这家的蒸菜面糊太多真难吃”“那家的鳟鱼不新鲜”,出门连面巾都懒得带回家,擦地的东西实在够多。

那一年,儿子上高一了,趁着开学前带他周游列国,那时还没有流行网络购票,赶往北京的高铁在窗口竟然买不到票,为避免耽误飞机,我们果断选择购买高价商务车厢票。

那叫一个豪儿,一个车厢,仅有五个座位,我们娘俩儿吃着各种小吃喝了好几种饮料,换了几种姿势坐卧,一部电影没看完,没多久竟然就到站了!享受豪华特权,享受微笑服务,“女士您慢走”,“先生再见”,我们欣然接受着,回以微笑“再见”,难忘!

到意大利,必须享受素有“西餐之母”美称的意大利大餐啊。

意大利的菜肴源自古罗马帝国宫廷,有着浓郁的文艺复兴时代佛罗伦萨的膳食情韵,多以海鲜作主料,辅以牛、羊、猪、鱼、鸡、鸭、番茄、黄瓜、萝卜、青椒、大头菜、香葱烹成。煎、炒、炸、煮、红烩或红焖,重视牙齿的感受,以“Q弹”为美,有醇浓、香鲜、断生、原汁、微辣、硬韧的12字特色。

名品有佛罗伦萨牛排、罗马魔鬼鸡、那不勒斯烤龙虾、巴里甲鱼、奥斯勃克牛肘肉、扎马格龙沙拉、米列斯特通心粉、鸡蛋肉末沙司、板肉白豆沙拉子、青椒焖鸡、烩大虾、烤鱼、冷鸡、白豆汤、意大利粉、意大利薄饼“pizza”、意大利米饭“利梭多”、意大利肉肠“萨拉美”、意大利香槟“维诺”……

一餐饭,从开胃头盘、汤开始,到Expresso加杏仁曲奇结束,吃了足足两个小时,五脏庙里面开了二十几届二十几中全会,那叫一享受。最后还跟意大利帅哥厨师合影,完美!

第一次吃自助餐,有的人就会大盘子摞小盘子吃到扶着墙走,吃一顿省三顿,现在庄子里除了大饭店为住店客人准备的自助餐外,其他敢于开自助的已经不多了。不只是男孩子,女孩子也很猛,不管什么吃相。年龄大了,吃不多了,对自助餐没了急吼吼,偶尔看如饿虎扑食般年青人吃下成山的食物,见怪不怪,随意挑拣几样中意的小菜,“小啄”几口便“停箸不食”了,不熟悉的朋友会问“减肥呢,肿么不吃了?”还好而已,缺乏特色。

不必说老饕蔡澜、陆文夫、许石林,单单是年轻点的庄祖宜,身兼作家与厨师二职,炒而优则写,《厨房里的人类学家》火遍港台和北美。究其因,享受美食。

旅途中那么粗糙的阿拉木图一碗兰,儿子和大侄子都说“挺好吃的啊”,莫斯科大饭店晚餐竟然被大家一致公认“真好吃”,不过是几样中国家常菜蔬,离家久了,尝到熟悉的味道,很享受。

美好的感觉会传染,当你早已习以为常,他人的各种第一次,玩的乐趣、吃的味道,会提醒你那些忽略的、忘记了的美好,重新回味忽略的滋味,让快乐回归单纯的感觉,沉浸其间,享受当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