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于20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的老天津卫家

最近写了关于零食的回忆,得到很多网友的回复,读着这些感慨,我才后知后觉地知道原来小时候的我生在条件相对好的人家,还能吃上面包、牛奶和水果罐头。细细回忆,小时候的我从没觉得日子过得穷苦,“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里每天傻呵呵地满胡同疯跑,真是少年不知愁滋味啊!再次回想过去,这些都是奶奶精打细算过日子的功劳。作为地道的老天津人,奶奶喜欢鼓捣吃,把日子过得有年似节,咬春烙春饼、龙抬头煎焖子、端午包粽子,一年四季总有新奇的饭食来添趣。今天,我来写写在八十年代初老天津卫的几种家常饭食。

和大多数天津人一样奶奶爱做鱼虾,几乎每周我家都有小鱼小虾吃,或熬或炸,味道绝美。记得常吃的一种美味是烹虾头。那时的虾头个头很大,属于对虾,我从没见过虾身,听大人说都出口了,所以市场上只剩下虾头在卖。奶奶将虾头洗净后过油炸,等到炸出红色的虾油,再放入酱油、蒜末等各种调料就出锅了。大饼夹虾头是我家通常的吃法,一口咬下去红红的虾油顺着饼边一直流到胳膊肘,像小狗一样伸着舌头一路舔干净,心里美滋滋的。因为虾头炸得酥脆,并不会扎到嘴,反倒觉得虾皮子很有嚼头。

那时候带鱼是凭票供应,还不常有货,即使副食店来鱼了,也需要排队抢,不一定能买上。我曾经亲眼目睹过两个人因为插队抢鱼而大打出手的场面。看到吃鱼难的问题,有些头脑灵活的人就去海河边钓鱼,然后在老地道口附近售卖。奶奶便拉着我去买,我忘记一小盆鲫鱼到底几块钱了,只记得她用小铝盆端回家后,仔细认真地收拾干净,沾着面粉过油炸,再放上旱萝卜、粉条一起熬,鱼的土腥味儿被旱萝卜很好的中合掉,加上棒子面饽饽的加持,香飘十里的定格,贴饽饽熬小鱼就是我童年记忆里的美味巅峰。

辣豆不是豆,是肉皮做成的冻子。过年的时候,常听奶奶说kachi(音)一盆辣豆,就是做肉皮冻招待亲友。那时候肉也是凭票购买,但是肉皮是不要票的,所以奶奶就买来肉皮做辣豆,把黄豆、香干、肉皮、土豆、调料啥的混在一起熬成肉汤,汤放凉后凝结成冻,晶莹剔透,瓷实得很。吃的时候,用刀切成长方形的小薄片,撒上蒜末、醋香菜等拌着吃,冻子入口Q弹,混合着肉香,在当时是下酒菜的良选。我前几天在大市场还看到有卖肉皮冻的小摊,说实话,我并不想尝试,唯恐颠覆了记忆里的老味道。

做咸食,也是奶奶特有的一道手艺。咸食的做法并不复杂,选材也很广泛,面粉、葱花、盐是基础,可以加入鸡蛋、萝卜丝、黄瓜丝、虾皮等,做成各种各样的咸食。奶奶最爱做虾米咸食,用将面粉、鸡蛋调成糊,倒入新鲜的白虾皮,略加些葱花、盐一起搅拌均匀,在平底铛上倒些油,将调好的面糊均匀地摊在锅底,文火翻转即成。摊咸食看起来简单,火候是关键,火太旺会糊锅底,火太小,外熟里生,夹生的咸食有一股腥气味儿。奶奶有时会加些韭菜提味儿,混有韭菜的虾米咸食就更加美味了。

又到一年二月二,想起了焖子,想起了奶奶。汪老说:四方食事,不过一碗人间烟火。年纪越大体会越深,以前稀松平常的吃食成了现在迫切想追忆的美味儿。小时候,幸福是件很简单的事,长大后,简单是件很幸福的事。

文中图片均来自网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