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吃榴莲蛋糕”。你来了

作者/芳心不许

图片/网络侵删

我想吃榴莲蛋糕!

苏冉猛地睁开眼睛,眼里满是惊恐。这已经是这周第三次在梦里听到这句话了。苏冉坐起身子,伸手摸了摸手机,凌晨一点半。好像前几次,也差不多是这个时间。

怎么回事?最近怎么总是听见那个声音,苏冉一时间无法形容。那声音有些细长,很像女子的声音,可是她记得那张模糊的脸,分明是一个棱角分明的男子模样。

苏冉此时再无睡意。她踢踏着拖鞋,摸黑走到厨房,打开冰箱,猛灌了几口冰凉的水。凉水侵入心扉,连带着脑袋也为之一颤,苏冉瞬间清醒了很多。

是最近工作压力太大了吧,以前不也是这样吗,身体疲乏了就会做各种奇怪的梦。可是,这次的梦,很奇怪。那个人到底是谁呢?感觉很熟悉,像认识了很久的好友,可是又觉得很陌生,看不清他的脸,就连声音也那么陌生。苏冉坐在桌边,看着满屋子的漆黑,回想着那个梦。

半个月前,苏冉在找房子的时候,一眼就看中了这间公寓。当她看到公寓的大门口时,她惊讶坏了。因为这个大门,曾在她的梦里多次出现过。

记得梦里,她在这个大门口在等一个人,具体等谁她也不知道。只是因为她收到了一封奇怪的信,信里说有人会在这里与她见面,告诉她关于她的身世。

是的,自苏冉有记忆以来,她就在孤儿院。她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就连苏冉这个名字,还是院长给她起的。

孤儿院,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人来领养孩子。可是,没有人愿意领养苏冉。

苏冉长相乖巧,性格温和,人也很可爱。可是,她有一个毛病,她好像可以看见很多“不干净”的东西。

苏冉记得她第一次说她看见了一些奇怪的东西时,院长和周围的人先是被下了一跳,然后就开始咒骂她,说她是妖怪,说她是祸害。

那时的苏冉不懂,为什么人们会怕她,会骂她,会远远地躲着她。她说得都是真话,可是没有人相信她。苏冉变得沉默寡言,从小到大没有一个朋友。

看着苏冉被孤立,院长很心疼。在院长的鼓励和帮助下,长大后的苏冉成为了一名心理咨询师。

长大后的苏冉,再也看不见那些东西了,可是她总是会做一些奇怪的梦。

梦里,她有时会游走在一座城堡里,会遇见很多人,与他们愉快的交谈,有时会不停的翻越山川和大海,拼命的奔跑,身后像是有饿狼在追赶,有时会在一座繁华的都市,自由的穿梭。

某天,苏冉旅行途径某个地方,经常会有自己来过的感觉,而且,场景很熟悉,她有时能准确的说出什么时候,这里发生过什么事。同事们都戏称她是有超能力,能够看到过去,预见未来。

苏冉自然是不信什么超能力的,可是她自己也解释不清楚这是为什么。就像今晚的这个梦,没头没尾的。每次都是这样,一个身材高挑却略显瘦弱的男子,逆着烛光,面对着她轻轻弯着腰,略带撒娇口吻的说:我想吃榴莲蛋糕。

他是谁?难道我见过他?他的声音像是女子,可是我能感觉到他的阳刚之气,他肯定是个男子。那么它和榴莲蛋糕,是什么关系呢?这里面,有着什么故事呢?苏冉闭上眼睛,双手抓着头发仰起头靠在椅背上,用力地想着。

天光微亮,苏冉被闹钟吵醒,她睁开惺忪的眼睛,发现自己竟然在椅子上想着事情睡着了。好像,这次没有做梦,一觉睡到了天亮。苏冉心下诧异,她几乎没有不做梦的时候,这次好像有点不一样。

苏冉依然还惦记着那个怪异的梦,突然她顿住了脚步,睁大眼睛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难道,这个梦与我的身世有关?想及此,苏冉加快脚步,几乎是小跑着进了卧室,打开电脑。

刚入住公寓的时候,苏冉就做过调查,想从以往的消息中查找到与自己身世有关的线索,可是最终一无所获。苏冉决定放弃之后,就出现了那个奇怪的梦。

对,就是那个时候。难道,梦里的这个人不想我放弃?难道这里真的有与我身世有关的消息?

苏冉闭上眼睛,迫使自己集中精力,使劲回想,最近有没有发生与榴莲或者榴莲蛋糕有关的事情。

苏冉猛然睁开了眼睛,她想起来了。一周之前,她去了一趟云南,只因为梦里曾有人说,她的家在那里,她凭着梦里的记忆,找到了云南的一个小村落。

那里确实和她梦里的情景一样,只是她一个人也不认识。找寻很久,最终一无所获,她无奈地放弃了。就在她要回程的时候,一个当地的老婆婆,跟她说了一句本地话。

苏冉在北方长大,她自然不懂当地的语言,可是她竟然听懂了那个婆婆的话,那个婆婆说,回去之后,要多吃榴莲。

苏冉再想多问一句的时候,那个婆婆摆摆手走掉了。

苏冉想及此,心里倒吸一口冷气。难道说,这个怪异的梦和那次云南之行有关。苏冉穿上衣服,决定出门去寻找榴莲。

这个公寓,坐落在一个偏远的小镇上。镇上并没有卖榴莲的地方,可是却有一家蛋糕店,在卖榴莲蛋糕。

苏冉有些不解,问老板榴莲从哪里来。老板说,其实蛋糕不是他做的,是他以前的一个朋友每次做好了送过来。所以他店里的这款榴莲蛋糕,每周只卖三天。

苏冉听后,着急地问,哪三天?听到老板的答案,苏冉心里再一次倒吸一口冷气。那不就是自己做梦,梦到那个人的三天吗?真的这么巧合吗?那,下一步该怎么办?那个老板,并未透露过多关于那个人的信息,在苏冉说明自己的来意和困惑之后,老板给了她那个人的地址。

当苏冉按照地址找到那个人的时候,苏冉惊呆了,那个人和她梦里见到的一模一样,就连声音也一样。而对方像是刻意在等她,看到她出现,那人向苏冉笑了笑点了点头。

苏冉不知道该如何开口,那个男子却轻启薄唇,开口道:“我想吃榴莲蛋糕,你,还记得吗?”

忽然,苏冉双手捂着头,表情极其痛苦,脑子里像是有电钻在不断的钻。这钻心的疼痛,折磨的苏冉几乎失去了意识,就在她向后倒去的时候,那个男子及时伸手接住了她。

苏冉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和温暖,她努力睁开眼,终于看清了眼前的这个人,记忆也随之清晰了。

三十年前,十八岁的苏冉最喜欢做的事,就是为爱的人做她最爱吃的榴莲蛋糕。是的,苏冉爱着一个女子,那个女子叫素锦。

苏冉和素锦,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她们的家乡,在云南的一个小村落。那里,种植着大片的榴莲。苏冉最喜欢吃榴莲,而素锦却闻不惯榴莲特殊的味道。

苏冉研究了很多榴莲的吃法,榴莲饼、榴莲酥、榴莲冰淇淋,素锦都不喜欢。苏冉想破了脑袋,到处找食谱,最终做出了素锦爱吃的榴莲蛋糕。

可是,她们之间的这种感情,不被当地人认可。村里容不下她们。无奈之下,两个女子只能背起行囊远走他乡。

苏冉和素锦决定北上,去投奔素锦在外地打工的哥哥。可是路上,她们遭遇了意外,素锦为了救苏冉受了重伤。

在素锦弥留之际,她最想念的是苏冉为她做的榴莲蛋糕。素锦说,如有来生,她一定投胎做男子,八抬大轿把苏冉娶进门。苏冉听到素锦的话,泣不成声。

在素锦离开的第三年,苏冉因为思念过度,也得了重病,不幸离世。

这一世的苏冉,所有的梦境,都是前世和素锦走过的地方。那个说让她多吃榴莲的婆婆,是当地有名的巫女。她可以通过人的眼睛,看到人的内心和困惑。

当她看到苏冉的时候,就了然了一切。

这一世的素锦,成为了男儿身,名叫苏瑾,也是一位孤儿,后来被一对教授夫妇收养。

他从记事起就特别爱吃榴莲蛋糕,但是只喜欢吃云南产的榴莲做的蛋糕。每次吃榴莲蛋糕,他都会想起一个人,一个他要寻找的人,可是却不知道那个人长什么样子,只依稀记得那个人说:想我了就说,我要吃榴莲蛋糕,我就会立马出现在你面前。

苏瑾凭着味道和记忆到处寻找那个人的踪影,可终是一无所获。直到一个月前,他找到了这个公寓。

这所公寓是上个世界的建筑,风格却很现代化。据说,住进这个公寓的人,会看见到自己最想见的人。

“所以,我梦里收到的那封信,是你写的?”醒来后的苏冉,怔怔地问眼前的男子。

苏瑾点了点头,他轻轻拥抱着苏冉,继续说道:“可是,我还是无法找到你,于是就和蛋糕店的老板合作,我免费送他榴莲蛋糕,让他帮我留意询问的人。好在,我终于等到了你。”

苏冉紧紧抱着苏瑾,苏瑾把头埋在苏冉的脖颈处,轻轻摸索着她的背。两个人像是久别重逢的情侣,又像是很久不见的亲人。


听说,当一个人想你的时候,他就会出现在你的梦里。

“我好想你!”两个人同时说出这句话,彼此相视而笑。

PS:脑洞故事:请以“我想吃榴莲蛋糕”为开头,继续写一篇文章。

我是@芳心不许,喜欢读书,喜欢思考的文字爱好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