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10大濒临失传的美食很多人见都没见过!

无论是美食,还是美食背后的故事都是一出难得的好戏。就如同人与人的相逢,有时候错过,就是一辈子。美食也是如此,那些快失传在世间的美食,是可能永远追不回来的遗憾。跟着享逛的步伐去领略那些即将失去的美食,你的注意也许就会让这些佳肴不会变成回忆。

江南百花鸡是广东省汉族传统名菜。它濒临失传是因为制作繁琐,成本过高。此菜白绿红色鲜艳,质地脆嫩柔软,清淡爽口味美。原为广州文园酒家的招牌菜。

制作这道菜的关键在于刀功,将鸡肉与鸡皮分离,留头、翅、皮,将虾胶摊瓤在鸡皮内侧蒸熟而成。蒸酿好的鸡皮要十分注意,火不旺肉质会霉而不爽;时间过久则肉质粗糙。装盘时以江南名花夜来香或白菊花伴边,故称为“百花鸡”。

糖葱薄饼是一种广东潮汕地区广为流传的小吃,现在只有小规模的手工生产。人称鸭潭,所以也有人把糖葱薄饼叫作“鸭潭糖葱”。

糖葱薄饼其实是没有“葱”的,之所以叫糖葱,是因为在制作过程中,由于空气的进入,糖块里面形成了许多小孔,每一块都有16个大孔,每个大孔周围围着16个小孔,孔状成圆形,又因为是纯白色,看起来就像是很多个葱孔堆积在一起,所以才叫“糖葱”。

把三张薄饼叠摆成品字形,中间放两块糖葱,洒上碎花生米黑白芝麻加上一根香菜,包起来,就是美味可口的糖葱薄饼了

糯米为原料,以九比一的比例放在碓窝中捣成米粉,然后用箩筛筛出细粉,再把细粉用火炒熟。上世纪成都的大街小巷,无论盛夏严冬,白天晚上,随处都能听到卖蒸蒸糕的梆梆声。蒸蒸糕在当时可算是价廉物美,仅花上三两分钱,就可以吃上一个,味道糯香甜酥,深受老人、特别是小孩的喜爱。

江孔殷(太史公)坚守广东、缔造“太史菜”、开创几十年繁华食事。历尽劫数流传下来的太史菜,只剩这么几款:太史蛇羹、太史豆腐、太史田鸡、虾子焖柚皮、玻璃大虾球、冬瓜蟹钳、炒肚尖及生炒牛肉饭。

冬瓜切块非常讲究,去皮后要裁成一只只直径3厘米、厚2厘米的小圆块,像一只只象棋的模样,很考刀功。蘑菇水发洗净,与冬瓜分别用沸水烫过,为了去除冬瓜的青味,烫的时候放一小块陈皮,烫完过一下冷河。

笋尖要用冷水泡浸30分钟,用清水灼过。田鸡只取大腿部分,用姜汁捞过,入油镬稍爆。然后各料汇入炖盅,上笼炖40分钟便成了。

天津有食品“三绝”,驰名国内。其实,天津人很讲究吃,在民间有一些特色小吃也曾风靡一时,只是有一些小吃因为没有被继承而不存在了,也有一些小吃因为没有做成规模而很少有人知道了,在20世纪初出现在天津的一种“杜称奇火烧”就是其中的一种。

这种小吃,由天津人杜称奇始建于1918年。初期只是简单地设推出售,边做边卖,后来生意日渐红火,终于有了自己的字号。铺内自制的火烧、烧饼、蒸食等,层次多而薄,外形厚,外焦里嫩,内含油分,香、甜、酥、脆。堪称津城烤烙佳品。细甜酥脆,尤以油酥火烧最为有名,上世纪50年代初,京剧大师梅兰芳来津时,也慕名派人来买杜称奇火烧,品尝之后大加赞扬,后来杜称奇去世了,他的儿子继承了家传技艺。南市食品街建成后,特邀请了杜称奇的儿子杜茂以及杜茂的三个周荣先、段玉起、刘运起进食品街开设了分店。但是,目前南门脸、食品街等处的老店都已经不存在了。

铁锅蛋是道快要失传的河南菜。吃鸡蛋的方法很多,白煮蛋炒鸡蛋最简单,而这道烧烤鸡蛋则需要些硬功夫。

首先需要特别定制铸造的厚铁锅和铁锅盖,而且据说,现在会做这样的厚铁锅的师傅也越来越少了。用铁锅的妙处在于铁吸收热和保温的能力超级强,这样会产生足够的高温让鸡蛋中的空气保留,达到蓬松的口感。而除了铁锅的高温以外,烧红的铁制锅盖在烹制的过程中产生热对流效应,让锅中的鸡蛋被“扯起”,令其体积变得如海绵蛋糕般松厚,连端上桌的时候还有吱吱响的沸腾声。可惜的是,这种铁锅蛋由于存在一定的烹饪难度和无法卖出更高价钱,所以它在当今中餐里与九转大肠一样属于逐渐消失的菜品。

青鱼秃肺曾经是上海老正兴菜馆的独创菜。“秃肺”,指的是青鱼的肝脏,加入笋片、葱、姜、黄酒、酱油、糖一起烹制。以前,菜馆的师傅取的都是十斤以上的青鱼。现在,达到标准的原料已经变成稀有之物。

在很多老人看来,曾经的年货无非就是称几斤猪肉,买几瓶白酒,再要几斤瓜子和糖果。在夏津,除了这些,以前很多人还会买上几挂宋楼火烧,老人用热水一泡,搁点香油,软绵易食;小孩饿了,直接捧起一个就吃,伴随着“嘎嘣”之声,面香四溢。

宋楼火烧的工艺之复杂–完全靠人工制作,无法实现机械化。由于年轻人对宋楼火烧“不感冒”,这个老手艺只存在于极少的民间老厨师中,面临失传的危险。

太史菜里的虾子焖柚皮。挑食材时就要讲究,不能等柚子完全熟了,要在乞巧节(农历七月初七)前后,柚子还未长足肉,皮青而厚时采摘。采来的柚皮要用姜磨掉又苦又涩的表层,出水后浸在大木盆内,不时更换清水,挤干再浸,直至把苦味全挤出去才能烹制。烹时要用瑶柱和鸡熬好汤,再用鸡油虾籽一起焖,上桌时只看到柚皮,滋味无穷,看似简单其实绝不简单。

这道菜曾经是新中国成立前的一道名菜。菜本身不难做,纸包炸鸡,顾名思义,就是将整鸡用纸包住,入油炸。然而问题出在了纸上。“纸包炸鸡”的点睛之笔在于纸。“那纸必须要用春笋作为原料,采用最原始的蔡伦造纸法制造。”厨师这么说道。但很早以前,这种纸便已经失传了,这道菜也就逐渐消失了。

你是否觉得无论是美食,还是美食背后的故事都是一出难得的好戏。就如同人与人的相逢,有时候错过,就是一辈子。美食也是一样,那些快失传在世间的美食,是可能永远追不回来的遗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