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来也是惭愧,潮州菜一直是我心头大爱,但在粤地15年,每到大假,总忍不住千里万里地飞,竟然从来没到过潮汕。这一次,约定三个老友,一路采风、游荡、吃喝。虽然老友史丹妮没少做攻略,但被我们三个懒惰鬼不断打乱行程,所谓旅途中的奇遇也恰在此。

混到中午才出发,到达潮州已是黄昏。东边的日落格外早,才六点天竟然全黑了。想象中热闹的太平路牌坊街,竟然空荡荡的安静。只有一重套一重的牌坊兀自亮着。

除了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凉果店,大多数店铺已经闩了门。我一向不爱吃制过的凉果,大抵是小时候吃怕了甘草片,对一切有甘草味道的食物敬而远之,所以对着大如孩面的桔饼、颜色深浅各异的橄榄、陈到乌黑发亮的香橼,只是饱下眼睛罢了。

不知道是时间不对,还是赶上假期,正是饭点儿,却觅食艰难。走了三里地,才在潮州西湖边上的阿八弟吃了牛肉锅。吃完饭满城游荡,看到打银街街口电线杆上挂了块牌子,写着糖葱薄饼,问路灯下卖柚子的小哥,那小哥伸头就叫出了两夫妻来。

随他俩走进巷口的小屋,灯光有些昏暗,地当中摆着饭桌,盆里有馅儿,盘里有一摞摞的薄饼,大哥正在做潮州春饼。潮州春饼以脱皮绿豆加青蒜苗为馅儿,加上腌过的肥猪肉、香菇粒。裹之以薄饼,用一点点面糊封口,以油炸之。很是香口。

至于糖葱,是潮汕的另一道风味。糖葱形如葱管,以前只在《舌尖上的中国》看过,电视里老师傅用一根圆棍子像拉拉面一样拉扯糖膏,反反复复拉好多回,直到糖膏里充满空气,形似葱管。据说,这手艺会的人也越来越少了。但是,糖葱薄饼又是什么?

大姐取三张薄饼在盘中排布好,先放两排糖葱,然后洒以花生芝麻碎,最让人吃惊的是,最后竟然还铺了一层香菜叶!薄饼裹成个利落的小包袱递过来。咬一啖

薄饼的软、糖葱的酥、芝麻碎的颗粒感在唇齿交汇;糖葱的甜、芝麻的香,跟香菜浓烈的香气天人交战;糖葱不是葱,没有葱的辣与冲,但甜食里放香菜也是我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味觉体验,绝对复杂,非常奇妙。

我是个不肯规规矩矩做东西的人,看着大姐一张一张地裹薄饼,突发奇想,要是我,就开一间时髦洋气的糖葱薄饼店,芒果配糖葱亦可,草莓配糖葱亦无不可,除了花生芝麻,也可以淋巧克力酱,甚至进一勺冰淇淋。既然可以放香菜,也不妨试试薄荷或者罗勒,想来想去,简直想写个商业计划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