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宁村落】——流沙大扬美

大扬美,俗称大洋尾,位于广东省普宁市流沙北街道,距离市区中心东北3.2公里处,现住人口约3500,侨居海内外人口近2万。明天启年间(1621—1627),陈原父派下十三世孙陈育生从惠来隆江陈陇迁此创村,初因练江下游堵塞,每逢下大雨,江水泛滥,有“三天无雨火烧埔,一场大雨成汪洋”的民谚,故村名大洋尾,建国后整治练江,引榕江水灌溉,解除水旱灾害,村貌改观,于1980年取谐音改为今名。村聚落呈块状分布于练江北岸,建筑以三合土潮式平房民居为主。有耕地635亩,主种水稻、甘薯、蔬菜等作物,盛产池鱼,曾是普宁的鱼米高产区。上世纪90年代后,随着乡镇企业发展,村中练江南岸建起工业区,有“浩发工业城”,有碾米、手袋、制衣、玩具等民营企业20多家。1987年海内外乡亲捐资建成“大扬美学校”,由侨领庄世平先生题写,结束了以祠堂为教室的历史。近年随着练江重整,村政对出入要道“大扬美桥”进行扩建。村历史悠久,于解放前建成的祠堂有九座:陈氏祖祠(一世祖)、陈氏房祠(三祖)、丰祖祠、阁祖祠、碧祖祠、榜祖祠、鸣祖祠、耀祖祠和道祖祠,主要庙宇有三山国王庙、圣母古庙、水门仔伯公庙、下尾伯公庙等,有游神民俗及英歌。是持续10届荣获“世界摄影沙龙十杰”香港知名摄影家陈绍荣先生的故乡。是老区。流北(流沙-北山)公路从村南经过。

大扬美村是去年走访完小扬美村之后一直计划要去的地方,但还是拖了好久!直到这流沙的村落走访得七七八八,最后在12月10日下午与朋友逛完溪心村后,才来。

村的聚落位于练江北岸,除了极少数的楼房建筑,基本就是传统的潮式民居,其中老寨、学校及部分建筑朝向不同,余下建筑全部是坐北朝南走向,十分壮观!规整!村中主要路道有两横两纵,将聚落分割为南中北三大区域,老寨位于最南片正中半岛间,其西侧是新厝局及村口、村委办公楼所在,其东面为四面环水名作“下尾”的小岛,小岛再东侧是大扬美学校;中间区域是大扬美主要的民居所在地,是这南北三大区域中最大的一片,其西侧是新厝局,厝局中有南北走向的大道连接村口至村北,其中心“宫前老区”、“口厝区”是仅次于老寨及下尾区建设年代的聚落,是村中大部分祠堂的所在地,其东侧是新厝局;最北片为全新厝局,是大扬美现代民居拓建发展的主要区域。

我们按照卫星地图的路线起行,从流北公路转入经过大扬美桥,北上至村后的新厝局前最东侧,然后折返在中间找了一条小巷道南下,走走转转,来到口厝区,是村的最中心区域。这区中间并排着三座祠堂,自西向东分别为:陈氏丰祖祠燕翼堂、陈氏鸣祖祠润德堂、陈氏阁祖祠敬爱堂,这三座均为三间二进标准结构的祠堂建筑,其中鸣祖祠有前进三山门壁肚有南山陈廷杰的书法联文。此外在阁祖祠后侧东北座有陈氏榜祖祠,同是三间二进。口厝区前,刚好是村聚落中三横溪渠的中间那条,我们沿着溪渠向东走去,逛了一下大扬美学校,然后走过连接南北小桥进去下尾区。从下尾区南侧的溪边再向西行,找到大扬美老寨。

老寨坐西朝东,寨内三街五座,以走龙虎门的下山虎厝为单位,其左右后是下山虎厝包兼南北一重寨包,首座前有阳埕,埕前是一重寨包,寨包外是月眉状的寨池。东北角、西北角、西南角原各设一寨门,其中东北角寨门已经拆除,门外是广场,设有神厂一个,是村市场所在地;西北角寨门外是村原来的主干道,建有三山国王庙;西南角寨门外有伯公庙一座,有大扬美陈氏始祖育生公等4座祖墓,及祖墓前的“道池”,是练江北岸边上。陈氏祖祠位于寨内东北角首座,据说陈氏祖祠已有400多年历史,于1984年重修,堂号敦本,其“敦本堂”三字是时任汕头市委、乡贤陈厚实撰写。关于大扬美陈氏,老寨这里就是发源地了!

于老寨内走逛完上一圈之后,我们在西北角寨门出来,看看一下三山国王庙,再沿着寨外北侧的路道向东,经过市场处,走过小桥,返回口厝区那三座祠堂前。接着又往三山国王庙前的宫前老区去,寻找其他祠堂,不过最后仅寻得一座陈氏碧祖祠。

回程时突然想起这村有潮汕传统小食——糖葱薄饼的作坊,且之前也已有朋友来此拍摄过制作全程,所以就问起同行的朋友在否知道作坊在什么地方!结果才晓得来这大扬美的糖葱薄饼作坊非常出名!周边的人都知道!该糖葱薄饼作坊位于村南接近湖东村口的地方,作坊内近有十个人进行着各种制作工序,包括薄饼的制作、糖的烧煮、糖葱的锻拉、糖葱的切块及捡选入盒等,此外现场还一大堆人在等着拿成品!据说,流沙周边很多地方卖糖葱薄饼的,都是在这里拿货!我们在店里现场除了拍摄,最后还买了一些带走。不过,糖葱薄饼拿到手,现场就马上尝鲜!真正的新鲜。

做糖葱的原料是白糖,要先在锅里熬煮成饴,冷却到合适温度后才趁热拉打。拉糖的动作很象北方的拉面,但糖的韧性大,需要一头固定才好借力。我小时候看到的多是利用钉在木电线杆上的钉子,每次将糖条中间往钉子一挂,拉长之后两股合在一起又往上挂。这样不断重复拉打,不断将空气包含在糖里面,直到变成白色的中空长方形糖条。然后切断成小指长的段段,成为香酥甜脆的“白糖葱”。糖葱,顾名思义就是有葱孔而且象葱白一样洁白的糖块。

糖葱吃起来松松脆脆,入口即化又不沾牙,实在太好吃了。美中不足的是吃时老要掉糖屑,于是有了薄饼卷糖葱。

说到薄饼,也许很多人就会联想到吃北京烤鸭时用来包馅的那种薄饼。但潮汕的薄饼要更薄,大约十来张叠起来才相当于北京薄饼一张的厚度。潮汕箔饼也不是用擀面仗辗压出来的,而是用一种特殊的方法做成的。做薄饼的人一手捧着稀面团,往热锅底一抹收回,被粘住附着在锅上的薄面层随却凝固成饼,于是另一手即将箔饼揭起叠放在旁。如此一抹一收,一揭一放,十分地快捷。

大扬美对我来说应该不算陌生,至少我认识好几个大扬美村的朋友,比如持续10届荣获“世界摄影沙龙十杰”香港知名摄影家陈绍荣先生,绍荣先生常有回普宁,也常有与普宁年轻一辈的摄影人进行交流,我除了在绍荣先生那里获得了不少摄影方面的启发,还由此而晓得大扬美村中不少关于民俗的信息,比如游神和英歌!除此之外,也有在一些书籍资料上获知村的一些情况。这天大扬美村的走访,给我留了好多特别印象,最深刻应该算是其新老厝局的规整,还几乎没有看到钢筋水泥楼房建在其中的难得!真让人赞叹不已!此行所获匪少,此行也是一年来所计划心愿的一个完结。这是普宁流沙市区最后走访的第六个村落。由于个人能力有限,图志存有诸多不足,敬请指正。最后,感谢朋友乐晨及顾JK的相伴随行,感谢晨曦兄借的《颍川源流》书籍资料

附录:陈绍荣1947年出生于广东省普宁市流沙北街道大扬美村。他在村里读完小学后,就读于私立培群中学。1964年移居香港。1969年从香港汉华夜中学高中毕业之后,便进入社会。先后曾当商会秘书、专业彩色冲晒学徒工、医学x光化验冲片工、会计员、文员等工作。从1969年开始,他利用业余时间学习摄影艺术,边学习,边实践,不断探索,在摄影艺术上精益求精,于今不但成为美国摄影学会五星级摄影家,而且是美国威明顿摄影学会以及阿根廷、马来西亚、新加坡东西亚、澳门等国家和地区摄影学会的高级会士和荣誉展览者;还历任香港中华摄影学会理事、国际摄影沙龙主席、月赛部主任,荣获10年服务奖章和荣誉展览者的称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