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芝麻蛋糕

#养老人上头条#

小时候,我和奶奶一起生活,奶奶在灶台前烙芝麻饼的情形,常常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那香脆的芝麻饼,让我如此怀念。

日薄西山,太阳披着满身红霞,散发着恬静柔和的光辉,四周一片温馨,鸡鸭回笼的鸣叫声不时在耳畔回荡。屋前的老栀子树,花朵竞相开放,花瓣洁白,余晖下,一阵微风拂过,空气中芳香氤氲。

奶奶做芝麻饼,常在初夏的傍晚时分。一切准备就绪后,奶奶系上蓝花布围裙,将面粉倒进面盆里,用手捻出一个小旋涡,倒入适量的水。她掌心相对,指尖插入盆壁内侧,由外向内,由上而下,不停地使劲揉着面,一遍又一遍,最终揉出一块有韧性的面团。她将面团拿到案板上,来回抖动,轻轻抛起,任面团重重落下。面团渐渐变得结实光滑,隐隐散发出浅淡的面香。

“赶快去烧火,不然不给你吃!”奶奶微笑着对我说。看着一脸慈祥的奶奶,我乐呵呵地跑去抱麦秸。

黄昏时的麦秸堆金亮亮的,闪人的眼。扑面而来的是一股被阳光晒脆的麦秸的味道,我抱回麦秸,高兴地坐在灶台前,轻轻地划一根火柴,点燃细碎的麦秸,小心翼翼地放进黑漆漆的灶口。侧身再抓起一把麦秸,塞进灶膛,火苗闪烁不停,在灶膛里逐渐扩大,形成一团四散的火焰。火苗越来越旺,争先恐后地涌向四处。袅袅炊烟穿过烟囱,缠绕着相互追逐,飘向淡淡的暮霭中。

烙饼时,奶奶总会在面饼上撒上一层芝麻,撒得十分均匀,芝麻个个颗粒饱满。当芝麻饼在铁锅里炙烤出香味时,我常常口舌生津,总想咬上一口。过了一会儿,香喷喷的芝麻饼终于出锅了,金黄金黄的,让人垂涎欲滴。我不顾烫手,迫不及待地撕下半块,塞进嘴里,大口嚼起来。芝麻饼外脆里酥,香脆可口,令人回味无穷。

如今,远离故乡在外求学,夜深人静时,我总不时想起那黄昏时分的袅袅炊烟,想起香脆的芝麻饼,想起奶奶的微笑,想起那幸福的时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