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水太多怎么办?做张薄饼把天补

补天穿,补天穿,天穿了怎么办?惠州人会煎一块薄饼贴上去补天,这块薄饼在惠州被称为“树铺粄”。每年的正月二十,是汉族古老的“补天穿节”,这一天,人们习惯煎张薄饼放置露天祭拜上苍,又将薄饼扔到屋顶,谓之“补天”。虽然这个节日在不少地方销声匿迹,但惠州依然有不少人坚守这一习俗。

据了解,补天穿的最早来源是中国古老的神话女娲补天。正月二十,按照节气来说,正值雨水节气,也是岭南雨季。如果雨下个不停,用惠州的老话说是“天穿了”。持续的雨天,让靠天吃饭的农民非常担心雨水过多,影响了农耕。为了不让天总是不停下雨,于是,就要将天“补”好,期盼风调雨顺。这也是人类对自然现象的一种恐惧感和祈盼心理的反映。

惠州市民俗学者林慧文表示,惠州古城民间的“补天穿节”,颇具惠州地方特色,人们在大门两旁挂蒜,然后做树铺粄,祭拜苍天后,家人聚而食之。

为何要做树铺粄吃,这里有一个传说。有一年,春节过后,春寒雨起,雨水下了很多天都没停,没有阳光照射,延误农时,影响生产。古代农民由于缺乏科学知识,误认为是天空外壳穿了,所以才会造成雨不停。这时一位老农提议:在农历正月二十那天,家家户户在自己家中用糯米粉和上冷水搓成粉团,放进铁锅内用火煎成圆饼块,然后把煮熟的萝卜丝、猪油渣、生葱做馅料,再将粉块卷成圆柱状,最后把它逐条连接竖起来,用它堵塞天空的漏洞,也许可以见效。各家各户依法照做,果然生效。在那年正月二十那天,雨过天晴,阳光普照。从此每年农历正月二十便成了“补天穿”的节日,村民们都依例做树铺粄吃。这种风俗就一直流传下来。

关于树铺粄,在惠州还有一个传说。在“补天穿节”当天,惠州人把做薄饼称为“煎粄头”或“打粄头”,因为要不停地打在锅里的薄饼。当薄饼煎好后,放进白糖、芝麻和花生做馅,也可以放进肉丝、萝卜丝、虾米、葱、蒜等做馅,然后卷起来。由于卷起后的薄饼如卷起的床铺,所以惠州人也称之为“树铺粄”。

人们在大门两旁挂蒜,则和惠州的俗鬼神的民风有关。惠州有一首民间歌谣唱道:“正月二十挂门蒜,早食早闩门,无好比(别给)盲婆返来摸室臀()。”盲婆则是传说中的一个喜欢入屋捣乱的恶鬼,而惠州民间则有“恶鬼怕胡须”的说法,正月二十在大门挂一把蒜,蒜头的根须远看就如一大把胡须,盲婆一见就不敢入屋,就达到了驱鬼辟邪目的。

泛着金、透着些许焦香的表皮,一口咬下去,有着糯米的清香与柔软的韧劲,花生、芝麻、白砂糖混合而成的馅在嘴里散开,又香又脆。这就是树铺粄的味道。

惠城区马安镇马水公路边一家农庄,掌勺大厨高燕来正在演示如何制作树铺粄。柴火烧起来,平底铁锅热好,加点油均匀铺满锅底,就可以把和好的糯米粉和面粉放进锅里去制作薄饼了。高燕来拿出来一个专用的平板铁铲,开始轻轻地打击面团。圆滚滚软绵绵的面团在一下一下地敲击之下,逐渐变得扁平。“打面的力道要由轻到重,面饼才会越来越薄,这一道工序,就是我们惠州人俗称的‘打粄头’。”高燕来一下下挥动手中的铁铲打粄头,看似轻巧,然而当记者接过他手中的铁铲重复该动作时,却发现这个力度十分难掌握,必须使用巧劲才能把饼打薄。

临近中午时分的农庄,已经开始有客人往来。高燕来打粄头的举动,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这不就是树铺粄吗?原来饼皮要这样打出来?”一名50岁左右的女客人搭腔,“我一直以为是面团直接煎出来的呢!”

20分钟左右,两张香喷喷的薄饼就打好了。高燕来把混合好的馅料均匀洒在薄饼上,小心翼翼地卷起来,一条色泽诱人的卷饼就呈现在眼前,再把它均匀地切成段,树铺粄就做好了。“好令人怀念啊,小时候我妈妈也会这样做给我吃。师傅,请问我能尝尝么?”一名在旁围观拍照记录的女客人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