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钢琴的手擦起薄饼皮,读完金融却和泥巴打交道…厦门这些非遗“二代”“三代”回来了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一座城市的文脉

是一座城市独有的符号

它们穿越时空

记录着时代的变迁

在社会各界因部分非遗项目

后继无人而扼腕叹息时

厦门的“非遗二代”“非遗三代”却回归了

弹钢琴的手擦起薄饼皮,读完金融却和泥巴打交道…厦门这些非遗“二代”“三代”回来了

“薄饼嫂”吴招治的

女儿庄秋铭

弹钢琴的手“擦”起薄饼皮

弹钢琴的手擦起薄饼皮,读完金融却和泥巴打交道…厦门这些非遗“二代”“三代”回来了

在厦门一说起薄饼,很多人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同安的“招治薄饼”。其掌门人吴招治被人们亲切地称为“薄饼嫂”,是省级薄饼制作技艺传承人。

一直以来,吴招治心里总搁着一件事:她想将薄饼技艺传承下去,但环顾四周,却没有合适人选。不过,最近,吴招治放心了,因为女儿回来了。

吴招治的女儿庄秋铭大学毕业后,教过钢琴,开过培训机构。最近,她却一直在母亲店里帮忙。熟悉的客人总是打趣道:“弹钢琴的手回来做薄饼啦!”如客人们所言,弹钢琴的手擦起薄饼皮来一点不输“薄饼嫂”。就连吴招治本人都承认女儿略胜一筹。

弹钢琴的手擦起薄饼皮,读完金融却和泥巴打交道…厦门这些非遗“二代”“三代”回来了

“擦薄饼皮工作量比较大,有人擦薄饼皮,有人撕薄饼皮,配合起来效率会高点。”小时候的庄秋铭就坐在父亲边上帮忙撕皮。上初中时,庄秋铭突然想自己上手试试。一抓、一甩、一抹,庄秋铭的动作一气呵成,面团便在炉子上成形了。

当时的庄秋铭觉得,长大后做薄饼似乎也不错。年纪稍长些,庄秋铭反倒有些害怕了,“做餐饮太累了,不如教钢琴纯粹”。如今,庄秋铭的观念又有了变化。在她看来,薄饼文化源远流长,是很多人心中的“家乡味”“古早味”,必须有人传承下去。

回归薄饼技艺,庄秋铭除掌握制作技艺、规范门店经营外,她更想学的是母亲的一颗匠心。庄秋铭告诉记者,即便店里招了很多人,很多事母亲还是坚持亲力亲为,且要求极高。几天前,店里接了个素油饭的订单。厨师做好后,母亲一吃就不满意。“我吃着感觉还可以,但妈妈坚持说不行。那天已经很晚了,妈妈自己又重新做了一锅素油饭。”吴招治的较真让庄秋铭佩服,也让她心疼。

弹钢琴的手擦起薄饼皮,读完金融却和泥巴打交道…厦门这些非遗“二代”“三代”回来了

在非遗传承上,庄秋铭与母亲二人坚持培养一些小粉丝。她们走进课堂,教孩子们擦薄饼皮、卷薄饼,介绍薄饼的由来等。为了吸引关注,她们还推出了红色的胡萝卜味薄饼皮、绿色的菠菜味薄饼皮等。

“传统手艺肯定是要创新的,要想破脑袋。”庄秋铭开玩笑地说。最近,吴招治就上了直播“带货”,庄秋铭也以“中华老字号吴招治”为名开了抖音账号,分享“家乡味道”。

“珠光青瓷”传统烧制技艺传承人

洪树德的外孙女陈嫣

读完金融 却与泥巴打交道

弹钢琴的手擦起薄饼皮,读完金融却和泥巴打交道…厦门这些非遗“二代”“三代”回来了

出生于1992年的陈嫣是福建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宋代名窑“珠光青瓷”传统烧制技艺传承人洪树德的外孙女。从天津大学金融专业毕业后,陈嫣跨专业读了陶瓷专业研究生。毕业后,她开始全身心传承和弘扬珠光青瓷传统技艺。

外公研究陶艺60余年,妈妈放弃国企高薪也投入传承,这让小时候的陈嫣十分自豪。陈嫣成绩很好,高考时考上了天津大学金融专业。上大学期间,陈嫣关于陶艺的知识不断增加:外公去开会,她常陪伴左右;外公去当评委,她也常跟前跟后。在专攻艺术研究生前,她已经懂得了很多陶艺理论知识。

弹钢琴的手擦起薄饼皮,读完金融却和泥巴打交道…厦门这些非遗“二代”“三代”回来了

洪树德在为“珠光青瓷”的坯体上釉

然而,当真正全身心投入陶艺时,陈嫣发现,这门技艺深不可测。在最初的实践中,陈嫣做出的成品常常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湿坯是完整的,干透就裂开;干透还是完整的,烧完也裂了;烧制后,釉色出现色差也是常有的事。”陈嫣不得不反复试验,不断与温度、厚薄、釉色等较劲,积累经验。仅纹样刻画的刀法,陈嫣就苦练了三四年,刻掉了两三千个杯子。

2018年初,陈嫣全家人突破了高温青瓷釉与低温三彩釉之间的烧制壁垒,首次将“同安窑珠光青瓷”与“漳州窑素三彩”两项省级非遗技艺结合,成功烧制出了“珠光三彩流连瓶”。瓶上,珠光青瓷的单刀刻牡丹纹与素三彩瓷的浅浮雕鱼莲纹完美结合,正是出自陈嫣之手。

弹钢琴的手擦起薄饼皮,读完金融却和泥巴打交道…厦门这些非遗“二代”“三代”回来了

图片来源洪氏为器

陈嫣告诉记者,很多人认为非遗离日常生活很远,她想扭转人们的这种误解,让非遗走进大众日常生活。为此,她积极参与“非遗大课堂”等教学,最近更是开了“陶瓷姑娘”抖音号,专门介绍非遗文化。

省级非遗惠和影雕传承人

李雅华的儿子戴毅安

留学回来 拿起合金钢针

弹钢琴的手擦起薄饼皮,读完金融却和泥巴打交道…厦门这些非遗“二代”“三代”回来了

1996年出生的戴毅安是省级非遗惠和影雕传承人李雅华的儿子。戴毅安初中就赴美学习,去年才结束8年的留学生涯回到国内。他决定,跟着母亲学影雕,将影雕文化传承下去。

据了解,戴毅安大学所学专业与影雕完全无关。从小到大,他对影雕没有太深的理解,只是偶尔学着大人的样子,拿着钢针玩一玩、敲一敲。在他眼里,那是母亲的工作,跟自己没什么关系。

弹钢琴的手擦起薄饼皮,读完金融却和泥巴打交道…厦门这些非遗“二代”“三代”回来了

有一次,戴毅安看到家中的一件影雕作品,便拿起合金钢针在石头上雕起来。他忽然发现了影雕的魅力,雕刻时有节奏的声音、石头上的黑灰影像都吸引着他。

戴毅安记得,一开始,母亲让他在石头上雕个圆圈出来。雕完后,戴毅安自己评价:“乱七八糟。”之后,他便利用寒暑假向母亲学习影雕技艺。学得越深入,戴毅安对影雕的兴趣越大。“作为惠和影雕十六代传承人的后人,我有义务把这门技艺和这一传统文化传承下去。”戴毅安说。

惠和石文化园的工作人员向记者展示了戴毅安创作的一件影雕作品。作品名为《盼》,作品中两位惠安女站在海边向远处眺望。虽然只是背影,但却透露出了她们盼丈夫早归的急切心情。《盼》有着明艳的色彩,从惠安女的头巾、着装再到大海,都有独特的颜色。

弹钢琴的手擦起薄饼皮,读完金融却和泥巴打交道…厦门这些非遗“二代”“三代”回来了

对于影雕传承,戴毅安有许多想法,也正在摸索尝试:他想在传统影雕的基础上加入色彩,加入年轻人喜欢的元素;他还想寻找新的影雕材质,打破黑色花岗岩的局限。

兜兜转转

他们重拾古老技艺

期待新生代为“非遗”瑰宝

增添新活力

弹钢琴的手擦起薄饼皮,读完金融却和泥巴打交道…厦门这些非遗“二代”“三代”回来了

来源:海西晨报 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海西晨报记者:陈佩珊

编辑:杨欣 值班主任:蔡萍萍

海西晨报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